学校保安和老师-【2024年2月更新】

2024年02月13日 来源:

学校保安和老师-【2024年2月更新】

你要干什么,你要干什么!”那王胖子手脚一顿扑腾,惊恐的像是屠宰场快要被屠宰的肥猪。“你这怪物,快放手!”

他这一声怪物,可把怒火燃烧中的秦朝喊得惊醒过来,忍不住手一松,那王胖子顿时摔到地上,屁股差点摔成了八瓣。

自己身上的确发生了好多怪事……秦朝忽然想起昨天晚上英雄救美的那一幕,隐约之前好像有个奇怪的黑东西进入到了自己的身体。接下来,自己就变得很奇怪,不光是手臂变成了兽臂,挡住了疾驰的跑车。现在又力气大得很,被电棍电了一下都没事,还在这么多保安中把一个保安主任打了一顿。

这时候,其中一个保安冲了过来,拼命地抱住了他。这保安嘴里还大喊大叫,“快,我抓住他啦,你们快去救主任!”

他这么一喊,众人才恍然大悟,都跑到王胖子那去,看自己的主任被打成了什么样子。

而那保安的嘴角忽然勾起一个弧度,他吐气如兰,在这秦朝的耳旁说了几句话。

“天生魔体的人……哼哼,我的运气真不错……要小心哦,在我来找你之前,不要被魔神给反噬了哦……”

说完,秦朝忽然感觉自己的身子一轻。身后的保安仿佛从没有出现过一般,凭空消失掉。而秦朝的感觉更加怪异,因为他分明感觉到了那保安胸前的丰满和柔软,很显然,对方是个女子。

“你们都他妈傻啊,不知道把老子扶起来啊!”

听到王胖子的喊声,众保安这才惊醒,连忙把这厮从地上拽起来。王胖子屁股也疼的厉害,感觉菊花都疼,恨的他直牙痒。

“好小子,竟敢惹老子,老子和你没完!”王胖子对着秦朝恶狠狠地说,小眼睛滴熘熘地转,似乎打着什么鬼主意。而秦朝转过来看了他一眼,那冰冷的目光,把王胖子吓得一哆嗦。

“你们赶紧围住他!我报警!”王胖子一边大喊,一边从自己贴身地裤兜里掏着手机。而这时候,一个很甜美地女声忽然响起来,解了秦朝的围。

“不用报警,这人是苏董事长约来的。”

众人望了过去,只见对方是一个穿着白领西装的制服美女,那两条腿又白又长,堪称极品。

“秦秘书。”王胖子好像变戏法似的,刚刚还哭丧的脸,立刻堆起了恶心的笑容,还凑了过去。

这个被称作秦秘书的美女眉头一皱,不动声色地往后退了一步,带着职业化的笑容说道。

“王主任,你太客气了。”

而在那秦秘书的身后,两个小美女向秦朝招了招手。

秦朝这才了然,原来是方雯和胡丽丽两个小姑娘刚才看到情况不对,连忙跑去校长室打了小报告。这秦秘书应该就是昨天接电话的那个人,别说,声音甜,小模样也挺俏的。

“你就是……秦朝吧……怎么弄的跟木乃伊似的……”那秦秘书看着秦朝童鞋那可爱的脑袋,犹豫了半天,最后才喊出了这个名字,随后还嘀咕了一下。

“扑哧……”她身后的两个小家伙没忍住,笑了出来。被那王胖子一瞪,俩人立刻撒丫子,消失在校园之中。

“没错,我就是秦朝。”秦朝也笑嘻嘻地凑了上去,毕竟以后也是同事了,一定要打理好同事间的关系,尤其是和美女同事的关系。弄好了,说不定还能顺带解决自己的生活问题。“这位姐姐长的真漂亮,还是我的本家呢,我感到莫名的荣耀啊。”

“呸!”王胖子在旁边暗暗骂了一句,“油嘴滑舌。”

那秦秘书也白了他一眼,“叫我秦玲就好。跟我来吧,董事长等你很久了。”

说完,一扭屁股,信步往校园里面走去。

这小妞的屁股在制服的包裹下,显得十分浑圆,如两瓣圆滚滚的西瓜。这秦朝和保安们都往那部位盯去,嘴里淌着不明液体。

这秦玲似乎感受到了身后那火辣辣的目光,顿时回过头来,看到这几个人的样子,立刻翻了个白眼,脸色有些难看。

“瞎看什么,赶紧过来!”

“是,是!”秦朝连连点头,心道阿弥陀佛,色字头上一把刀。念了几遍心经,他在那王胖子暗恨的目光中,跟着秦玲远去。

“妈的。”直到二人走远,这王胖子才破口大骂,“这王八蛋看来真要到咱这工作啊。你们几个给都留点神,以后见他一次,给我打他一次,听到没有!出事我扛着!”

说完,揉着自己的屁股和脑袋,一瘸一拐地进了保安室中。

“呸!”这几个保安暗骂,还出事了你负责。真要打起来,到时候出事的不知道是谁呢!这个叫秦朝的家伙,出手多狠啊,莫非是个练家子

正当他们猜测不定的时候,被人误做武林高手的秦朝,正颤颤巍巍地跟着那秦玲女秘书,往学校的行政楼走去。

左顾右盼的,看到周围一座座高耸的教学楼,他心里这个感慨。同样是三流大学,这广元学院就像是红楼里的头牌花魁,是人都想往里面钻。而他们那破学校,简直就是个没胸没屁股,还没长相的**。嫖客穷的尿血,也只能对付和她凑合一宿了。

差距,这就是差距!

苏妃坐在自己那明亮的办公室之中,听了妹妹同她说的事,现在还有些后怕。这小丫头没事就喜欢乱跑,甚至还跑去那朝阳公园!那是能随便去的地方嘛,乱七八糟的。

而且她总是喜欢研究一些什么佛法,然后还喜欢和一些奇怪的人往来。自己这个当姐姐的,也不知道妹妹天天在折腾什么。

为了惩罚这调皮的小丫头,她父亲苏显秦一大早就派人,把苏姬带回了景阳市,锁在家中严加看管,不让出大门一步。

虽然自己妹妹被这个叫秦朝的人给救了,但苏妃还是不太喜欢这个人。她派人打听了一下秦朝的资料,此人三流大学毕业,游手好闲,连工作都没有。说不定这几个混混,就是他安排的,想攀上他们苏家的高枝。

哼哼,这样的人,她苏妃见的多了。自己得跟苏姬说说了,少跟这些不三不四的人来往。

最让她意外的,这人来就来吧,还把他们学校的保安主任王文坤给打了。王文坤这人苏妃知道,他是苏家远房的一个亲戚。自以为沾点关系,就总喜欢在学校作威作福。

想到这些讨厌的男人,苏妃就撇撇嘴。忽然,她嘴角勾起一个笑容,低声说道。

“哼哼,既然你非要来,那我就安排一个好职位给你。”

正自言自语着,门口响起了女秘书秦玲的声音。

“苏董,我把秦朝带来了……”

“让他进来。”苏妃立刻办起了脸,带上冰冷的面具。

这时候,办公室的门被打开,一个被绷带裹着的脑袋弹了进来。只露出一对眼睛,往这办公室里望去。

“你就是秦朝”苏妃本来被吓了一跳,但她忽然想起,妹妹说这个男人昨天脑袋被人打出血,心里才了然。想到这里,她心里又忽然有些愧疚。怎么说,也是因为救苏姬,这男人才受了伤,还是给他安排个差不多的工作吧。

刚心软,那男人讨厌的目光就在她的胸前狠狠地抓了两把。

这让苏妃好像被蝎子蜇了一下,顿时火起,冷哼一声。

“额,没错,是我。”秦朝这才从美色中惊醒。这厮还在感慨,这双胞胎都是人间绝色啊,这面前的小妞,那长相,丝毫不比苏姬差。只是,她的脸上挂着一层冷漠,这让秦朝感觉她没有苏姬可爱。

还有她的头发是黑金色,和她那活宝妹妹好像冰火的差距。

“苏董,不好意思,来打扰你,我……”

没等秦朝说完,那苏妃忽然一摆手,冷冷地说道。

“行了,秦玲,你进来一下。”

等那女秘书走进来,她才继续说道,“带这位秦朝先生去保安室,给他一套制服,从明天起,让他做保安。”

“啊”秦朝愣了,那秦玲也呆了一下,但看到苏妃严厉的眼神,才明白过来。

“是,苏董。”说完,她拉了秦朝一下,“你跟我来吧。”

说完,拽着目瞪口呆的秦朝,离开了苏妃的房间。

“哼!”苏妃冷笑了一下,“色狼,看我怎么整你。”

苏妃不知道,自己的这个决定,也影响了自己一辈子。

他大爷!秦朝看着自己手里的这套深蓝色的保安制服,还有配发的那胶皮棍(电棍只有保安主任可以配发),忍不住心里就一阵凄凉。这苏妃,明显就是在玩我啊!

他不愿意,这保安主任王文坤王胖子就更不干了。

俩人在保安室里,大眼瞪小眼,对着瞅了半天。

“小子,你现在到了我的地头,给我注意点!”王胖子说着,从一张不知道多久没有打扫的办公桌里,抽出一摞厚厚的纸,道。

“看到没有,这是保安的注意事项!给你一天时间,必须给我背熟!否则,赶紧给老子滚蛋!”

“这么厚的一摞”秦朝的眼珠子都瞪大了,“你这死……”他刚想骂,你这死胖子,脑袋里灌屎了吧。但想起自己现在是人在屋檐下,只能不得不低头。大爷的,为了房租,为了吃饭,老子忍了。

“还有,你给我记得点!”王胖子看秦朝服软,有些得意,“在这里,你必须什么事都听我的。以后,我让你干什么,你必须干什么!”

王胖子说完,对旁边一个保安喝到,“杨光,把脸伸过来!”

“额……”那叫杨光的人,脸色白了白。但他还是凑过自己的脸,走到王胖子身前。

在秦朝惊愕的目光中,那王胖子啪的给了那杨光一个响亮的嘴巴子。后者捂着脸,一声不吭地走到一旁坐下。

“看到了没有,在这里,老子就是天。”王胖子说完,一指秦朝,“你,把脸伸过来!”

终于开新书啦~新书期间,白羊是保持一天二更。早上10点一章,下午8点一章。在新书期间,也就是前两个月,如果同志们给力,把白羊的书砸进鲜花前十,白羊就爆更一章,嘿嘿嘿~鲜花是不要钱的哦~感谢大家的支持,白羊会好好写这本书!同志们,给力吧,让秦朝同志崛起吧!

“听见没有,把你的脸伸过来!”看到秦朝有些惊愕的目光,这王文坤感觉十分满意,嘴里嚷的也更欢了。他的吐沫星子都飞了出来,差点溅在了秦朝的脸上。

看到王胖子这个嚣张的模样,秦朝的眉头都皱了起来。

“操,老子跟你说话,你没听见啊!”王文坤又拔出了自己的电棍,挥舞起来,大声嚷嚷道,“要么让我扇一下,要么立刻放下你的制服,给我滚蛋!”

看到他这模样,本来想忍让一下的秦朝,终于忍不住又火冒三丈,冷冷地顶嘴道。

“我秦朝有老师,有父母,凭什么轮到你来打”

“哼,别说是你,就算你妈来了,我也照打不误!”王文坤显然有点嚣张过头了,他也是想维护一下自己在保安处的权利和威严。

但正所谓,骂人不辱及家人,他这骂的很痛快,却让秦朝红了眼睛。此时,仿佛一个野兽般的声音在秦朝的脑海中唿喊。

杀了他,杀了他!

杀人是不可能,但揍他丫的肯定是跑不了。秦朝往前踏了一步,他这一脚好像象骑过境,踏在地面之上,发出一声沉闷的重响。而地面也跟着颤抖了一下,把周围的保安都吓了一跳,以为地震来了。

而秦朝同时飞起一掌,扇在了那王文坤痴肥的脸上。这一嘴巴,一点响声都没有,却偏偏把这王胖子二百来斤的大身板,直接给扇飞了出去,顺带撞飞了旁边的一个一人多高的文件柜。

这文件柜沉的很,又是铁打的,平常要四五个保安一起,才能勉强抬动。而王文坤却直接把那柜子给撞到,他自己也横躺在那柜子上,像头快被宰割的猪,疼的哼哼直叫。

“哎呀……杀人啦……”那王文坤嘴里哼哼着,疼的是龇牙咧嘴。他的左脸都肿了起来,说话都直含煳。

把这胖子打飞,秦朝心中那暴力的**便渐渐散去。他自己吓了一跳,哇靠,自己怎么把顶头上司给打飞了。

但这秦朝也不傻,知道这时候不能装熊,于是他咳嗽了一声,拔出了那秦玲配发给他的胶皮棍,一棍子拍在了文件柜上,发出一声巨响,把那王文坤吓了一跳,半天不敢出声。

“告诉你,苏妃董事长是老子的朋友。我不怕你告状,你尽管去。但话我撂着,我若是知道你告我的状,我就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说完,看到那王文坤还有点发傻地样子,秦朝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他灵机一动,又砰地砸了文件柜一下,吓得王胖子一激灵。

“听见了没有!”

“听,听见了……”王胖子连忙说道,然后哆哆嗦嗦地爬了起来,眼睛偷偷盯着那秦朝。秦朝假模假样地一挥那胶皮棍,吓得王文坤抱头鼠窜,三步两步就跑出了保安处。

“厉害啊……”周围的保安们环顾了一下,眼睛大亮,然后纷纷坐到秦朝的旁边,对他大拍马屁。

那杨光更是如此,抱着秦朝的大腿,非说以后就跟着他混。

秦朝冷哼一声,这些家伙,还不是以为自己真是苏妃的朋友,才来巴结他。

“这王文坤可是学校的一霸啊!”一个叫做陈鹰扬,面貌有些猥琐地保安,在秦朝旁边,熘须奉承道,“他自持是苏董事长家的远方亲戚,就一直在学校里作威作福。咱们这些当保安的,没少被他欺负啊。因为他喜欢拿电棍比划,所以在咱们学校,人们都叫他王电棍。”

这陈鹰扬说着,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仿佛自己生活在旧社会似的,“而且这王电棍还是个双性恋,经常利用自己的权利,对人家动手动脚的……5555。”

秦朝听到这里,吓了一跳。我勒个去的,王电棍竟然还是个双性恋他在看到陈鹰扬那又黑又猥琐的样子,心里不由得嘀咕。重口味啊,重口味。

“秦朝兄弟,我看你也是刚毕业不久吧。”这陈鹰扬摸完眼泪,还一屁股坐在了秦朝旁边,往他的怀里挤了挤。秦朝身上直冒冷汗,浑身的寒毛都炸了起来。他触电似的,连忙往旁边跳了一下,还惹来那陈鹰扬的白眼。

“干嘛,人家身上也没有病毒,干嘛怕成那个样子。”

“呵呵,不好意思,我最近感冒了,怕传染给别人。”秦朝也不想把这保安室的人得罪个遍,于是随便找了个借口,说道。

“哎呀,你早说嘛。”陈鹰扬同志又像个水蛇似的,往这边贴了一下,“秦朝哥哥还真温柔体贴啊。没关系,人家也想感冒,你传染给人家好了。”

秦朝的冷汗都能洗澡了,身上这个发麻。而旁边的保安们见状,忍不住都咳嗽起来,以同情地目光,看着秦朝。

正所谓柔能克刚,就算再凶悍的男子汉,也斗不过好伪娘啊。

“看什么看什么!”这陈鹰扬翻了个白眼,瞪着那几个保安,骂道,“讨厌,都该干嘛干嘛去!”

被他这么一训斥,这几个保安统统作鸟兽散,各干各的去了。

“额,你说话这么管用”秦朝不由得惊讶。

“当然,人家是保安队长嘛!”陈鹰扬说着,还给秦朝抛了个媚眼。他那大黑脸,配上这样抚媚的媚眼,简直就是绝杀。

秦朝无语了,就这还保安队长呢。想到他和那王文坤的关系,秦朝终于明白,什么叫做“裙带”关系了。

“秦朝哥哥,以后要互相照顾哦。”这陈鹰扬一边和秦朝聊天,一边手还不老实,在他身上摸来摸去。

秦朝不动声色地往旁边坐了坐,然后问道。“队长,咱们这保安有什么规矩么”

说着,一指王电棍丢给他的那摞厚厚的文件,道,“真的要把那些全背下来”

“呸!”陈鹰扬呸了一声,翻着白眼说道,“你听他胡说。每个保安进这里之前,都要被他先折磨一番。唉,大家都是为了工作,为了混口饭吃,难啊。”

秦朝看着陈鹰扬的黑脸,忽然想起韩国当年很流行的两本书。《菊花香》和《又闻菊花香》。

“很折磨,的确很折磨。”他打了个冷战,连忙附和道。

“是啊……”陈鹰扬继续说道,“其实这广元学院的保安啊,没有你想象的那么难做。我们只要明哲保身,平时摆好样子,别惹事,别管事,别犯错。这三别,就是咱们保安的守则。”

“等等!”秦朝一摆手,“这别惹事,别犯错我懂。可这别管事,是怎么说”

秦朝不太明白,当保安不管事,那还叫保安么

“哎呀,我的傻哥哥。”这陈鹰扬捏了个兰花指,推了秦朝的脑门一下,“嗔怪”道,“这学校里的学生,都是藏龙卧虎的,你知道哪个学生家背景是多么硬么。万一你管错了,反而给你和学校添麻烦!”

说着,又翻了个白眼,道,“再说了,学校每个月给我4000块,只是让我站岗的,又不是让我拼命的。咱们是保安,又不是警察。”

秦朝终于听明白了,原来学校花钱雇了这么多保安,也就是个花架子,摆摆样子罢了。真到关键的时候,这些保安一个都派不上用场。难怪刚才他狂揍王电棍的时候,没一个人愿意上来帮忙。

正当陈鹰扬犹豫着,要不要坐到秦朝怀里,用身体收买这位董事长朋友的时候,门外忽然响起了敲门声。

众人一看,原来是那漂亮的秦玲秘书,站在那里,看着秦朝一阵冷笑。

“秦朝,你出来一下。”虽说只是董事长秘书,但这小妞的权利,可比这帮保安大多了。她老人家发话,秦朝忙不迟迭地走出门去。

“你行啊,来第一天,就把王电棍给揍了。”这秦玲也白了秦朝一眼,但秦朝不得不说,同样是白眼,这秦玲美女给的,绝对是又酥又麻,如同被人从头到脚按摩了一遍,那叫相当舒服。

而陈鹰扬的白眼……我勒个去,这货不是白眼,是噩梦。

你看秦玲这大腿,这小腰,还有……额,这**,都是深深吸引着秦朝的地方啊。

“问你话呢,往哪里看!”秦玲被这色狼看的发毛,忍不住甩了一下手里的文件夹,打在了秦朝的木乃伊头上。

“哎呦……”这可是秦朝的伤口啊,好像被锤子磕了一下似的,疼得他直咧嘴。

“哼,让你再乱看。”这秦玲虽然感觉有些不好意思,但嘴里仍要强地说道。

“是是是,秦玲大小姐,小的错了,下次再也不敢乱看了。不过秦玲姐姐身材真好,嘿嘿……”

“去你的!”秦玲白了他一眼,“你这人怎么没个正经的,跟你说正事呢!跟你说,董事长可发火了,你以后注意点。”

“发火”秦朝一愣,“为什么发火”

“哼,还不是你自己乱说。”秦玲美女瞥了他一眼,“你打了王电棍也就算了,还叫嚣自己是苏董的朋友。你这不是诋毁董事长嘛,她能不发火”

“妈的,这王电棍,真的去打小报告了!”秦朝气的火冒三丈,“下次老子看见他,非打死他不可!”

“喂!”秦玲挥起文件夹,手到空中,改了个方向,打在了秦朝的肩膀上,“你这人,怎么跟流氓似的!下次不准乱说了啊,这次就算了。”

“谢谢秦玲姐姐,谢谢秦玲姐姐……”秦朝嘴上连连道谢,心里却再嘀咕。

哼,我是苏妃的朋友,就是诋毁她总有一天,老子让她也来主动诋毁我一下!

“开门,快开门!”秦朝刚回到家里,这房门就咚咚地一顿爆响。秦朝用脚指头都听的出来,这敲门的人是他那猥琐房东,一个叫做谢文君的无业男子。

虽然同样是没有工作,但人家谢文君手里有房产,而且是好几处,每个月光吃房租,就够他生活的。唉,这个社会就是如此的不公平。

此时秦朝身上只穿了个小裤衩,还是那种很新潮很花哨的。所以他犹豫着,要不要穿衣服的时候,这门外的房东又嚎了起来。

“赶紧开门!我知道你在里面!别以为不开门我就走了,你欠我的房租,一分钱都跑不了你的!”

“别叫啦,来了来了!”秦朝无奈,只好穿着小裤衩跑过去,开了房门。

门外,果然是房东那张扭曲的大脸。

“房东大人,这个能不能再宽限两天,我已经找到工作了……”住着人家的房子,即使秦朝讨厌对方,也得带着笑脸说道。

“一边去,我今天不是找你来要房租的。”谢文君瞪了他一眼,他嘴里叼着烟,一把推开了秦朝。这让秦朝一愣,咦,改习性了啊,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而跟在那房东身后,竟然还进来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子。这男子一看就是纵欲过多,后面的头发都白掉了。

他的手里,还揽着一个打扮的很时尚的年轻女子。那女子顶天也就二十岁,妆画的稍稍有些妖艳,扭着自己的水蛇腰,把自己很丰满地胸顶在那男人的身上。同时。因为她身体前倾的原因,她的***微微翘起,显得很性感,形成了个很挑逗的弧度。

这秦朝傻眼了,我勒个去的,老子现在就穿个小裤衩,怎么还来了个女的。

那女子开始只是随意地看了这秦朝一眼,似乎对一个几乎赤身裸-体的男人不感兴趣。但很快,她注意到秦朝的脸,微微愣了一下。

秦朝回到家之后,对着镜子拆开纱布准备换药的时候,才发现他额头的伤口竟然已经莫名其妙的好了。而且,他本来稍胖的身材,竟然削瘦了下去。身体的线条开始标准,原本的小肚子,也消掉,变成了几块微微有轮廓的腹肌。

秦朝本来也不难看,瘦了之后脸上棱角分明,更是带着一股很狂野地气质。这让那女子看到之后,眼睛顿时一亮。

“张先生,您看,这房子虽然小了点,但厨房什么的都有,而且风水很好,是很不错的朝阳房间。你要是租上一年,保证你事业有成,财源广进啊!”

这谢文君带着一丝讨好,对着那白头翁说道。

说道风水,秦朝就翻了个白眼。还好意思说呢,这房子的门外就是地铁通道,典型的穿地煞。如果不是秦朝的姥爷曾经是个风水先生,教过秦朝一些皮毛,估计他早就因为这穿地煞横死街头了。

为此,秦朝在自己的窗外,摆了两盆盆栽植物,靠着它们来抵挡对面的穿地煞。但这样解决不了根本,秦朝总觉得自己找不到工作,就是这穿地煞的原因。

但也是贪图这里房租便宜,秦朝才租的这里。如果这男子租下来的话,估计也不出一年,他肯定破产。

但是秦朝很快想明白了一个问题,这房子如果租给了白头翁,自己住那里

“房东,咱不带这样的吧。我只不过欠了你半个月房租而已,现在我找到工作了,开了工资就还给你。”

“老子指望你,还不如指望一只狗。赶紧收拾东西,滚出我的房子。”那谢文君呸了一声,“这张先生可是老子的贵人,要租一年的!”

秦朝听了这话,恼火不已。你这房子不知道啥时候就拆迁了,顶多还能支持半年,到时候你拿什么租一年给人家。秦朝也是打算再对付半年,到时候攒点钱,就换个好点的公寓。

但房东要是现在撵他走,这大晚上的,让他找哪里住。身上的几张毛票,连旅店都住不起。

“你个没良心的。”但女子翻了个白眼,扭着屁股,一屁股坐到了刚刚秦朝躺过的沙发之上,四下瞅了几下,没好气地说道,“你就给我找这么个破地方住,我不干,明天我就找你老婆闹去!”

“哎呦喂,我的小祖宗!”那白头翁吓了一跳,连忙苦笑着哀求道,“这不也是没办法嘛,你也知道我家那母老虎,对我看的那叫一个紧。这里不是离我公司近嘛,找你也方便。你就委屈几天,等我跟那母老虎离了,就接你去住大房子。”

“哼,等你能离婚,姑奶奶我头发都白了。”

“不会的,我会尽快,尽快。”白头翁低头哈腰地说道。那女子又翻了个白眼,道。

“这家具必须都给我换了,都要欧式进口的!还有,房子给我刷了,我要粉色的墙。哎呀,这里臭死了,给我雇一个佣人,天天打扫!”

“是,是……”白头翁全都答应下来,看起来的确有两个钱。房东嘿嘿笑起来,搓着手,看来这大生意算是谈成了。

秦朝自然是不能答应的,他眼睛一转,忽然说道。

“美女,你真打算住下了”

“怎么,不行么”那女子看了他一眼,心里偷道,要不小帅哥,咱俩一起来住

“咳咳,房东难道没告诉你么,这房子曾经死过人。”

“什么!”那女子和白头翁都是一愣。谢文君更是吓了一跳,然后破口大骂。

“臭小子,你他妈瞎说什么……”

秦朝回头瞪了他一眼,谢文君看到他那深不见底的眼睛,忽然感觉浑身一冷,好象有一把刀子,搁在自己的脖子上。这一怕,剩下的话竟然没骂出来。

“这里……死过人”那女子说话都有些颤抖了,女人是最害怕这种东西的。

“是啊,以前这里住过一对夫妻。后来丈夫有外遇,就把那女的杀了。嗯,就藏在你坐的那沙发底下。”

“啊!”那女子吓得一屁股站了起来,脸色都白了,还把自己背着的小包对着那白头翁扔了过来,嘴里还骂道。

“张忠诚,我日你祖宗。我就知道你没好心,把我弄这么个地方来,想害死姑奶奶啊!我现在就找你老婆闹去,我让你声败名裂!”

说完,一扭屁股跑出了房间。那白头翁吓得也没了脸色,连忙追了出去。

“我的小祖宗,你别啊,误会,这都是误会!”

再看那房东,脸也气白了,看着秦朝的眼睛里,都带着杀气。

“好你小子……”他咬牙启齿,忽然怒吼了出来,“收拾东西,现在就给我滚!”

“谢文君!”秦朝也动了火气,你这厮拿了我的笔记本,怎么说也是好几千块的东西,足够我住四五个月了吧!他一伸手,抓住谢文君的领子,竟然把他给提了起来,“我连笔记本都给你了,一个月没住到你就赶我走”

谢文君被这秦朝提着,吓得没了底气,但依然逞强地说道。

“你那破电脑,也就值个几百块,你还想住一辈子啊。”

“放屁!”秦朝眼睛一瞪,“我那戴尔的,去年花五千块钱买的,到你这就成了几百块了”

“那又怎么样!”那房东挣扎起来,“我租房子要收的是现钱,不是废铁!你想白住,还要打人,老子就去法院告你。来呀,你打呀,往脑袋上打,不打出脑浆来,老子跟你姓!”

说完,这谢文君把脑袋伸了过来,嘴里还直嚷嚷着。

秦朝一皱眉头,把这房东扔到地上。

“再给我一个月时间,你的房租,我一分不少的给你!”

说完,他怕房东不相信,掏出了自己的工作证,“你看,我现在是广元的保安,一个月四千块的薪水,我会付不起你的房钱”

那房东捧着秦朝的工作证,仔细地看了好几遍,生怕这小子弄个假证然后在这里再白住一个月。

“好,我就再让你住一个月!”房东一咬牙,说道,“但这房租可得变变。刚才那张先生,可是一个月一千块钱,租一年的。你小子一个月就给八百,太少了!”

“就你这破房子,你好意思要一千!”

“爱住不住,不住走人!”

看到这房东嚣张的样子,秦朝气得咬牙。“好,一千就一千,一个月后,来收房租!”

说完,他很干脆地直接揪起那房东的领子,把他整个人丢出了门外,然后重重地关上了房门。

“大爷的,气死我了。”秦朝气唿唿地,躺在了他刚才说是藏尸的沙发上。就住一个月,一个月后老子就换地方,谁愿意住着风水差到了极点的破房子。等老子有钱了,买俩别墅住着,一个住人,一个养猪!

秦朝正胡思乱想着,在这沙发地下,忽然响起一个很幽怨的女子声。

“还我命来……”

“啥”秦朝吓了一跳,以为自己听错了,往沙发下面看了一眼。

他把脑袋探了过去,而这时候,那黑乎乎的沙发下,忽然爬出一只已经腐烂的手来。

“我靠!”秦朝吓得头皮炸开,浑身发麻,往后跌去,整个人带着沙发一起掀倒,摔在地上。

而这时候,那沙发的下面又空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老子见鬼了!”秦朝摸了一把冷汗,看来今天是累坏了,全是幻觉。

“嗨,人家可不是鬼呢!”但随后,一个很甜的女声,在他背后响起。

“谁!”秦朝下意识地转过身去,一拳击出。现在的秦朝,这一拳,绝对能把个壮汉给打飞。但,身后那个人,却伸出了自己葱白地手指,只是轻轻的,就把秦朝的拳头捏在手里。

“哎呀,对待美女,怎么可以这么暴力呢。”

秦朝这才看清了那人的面孔。只见她穿着一身紧身的皮衣皮裤,把她的身材包裹的十分惹眼。她的胸很丰满,是秦朝见过最大号的女子,足足有e大么夸张。挂在那里,就像包着两个木瓜。

她的腰很细,标准的魔鬼小腰,是最让男人**燃烧的一种腰。如果在床上,这小蛮腰摇晃起来,绝对能要了男人们的命。

她的***挺翘,绝对称得上是美臀。和她的胸相唿应,标准的魔鬼身材。加上她那两条直熘熘地大腿,在皮裤的包裹下,更显出了一丝野性。

而再看她的脸,眸中流苏,带着一股淡淡的电意,电的秦朝浑身发麻。那眼睛竟然是淡淡的碧绿色,头发却是乌黑。或许,这女子,也是混血

“你是谁”秦朝看到是美女,情不自禁地,戒心竟然放宽了很多。如果这个世界,推销员都是美女的话,估计销量肯定会好很多。

“哎呀……你这人,白天见了人家一面,现在就不认识了呢,真不负责哦……”

那女子放下了秦朝的拳头,笑眯眯地看着他,笑容之中带着一种诱人的抚媚。

秦朝嗅了嗅鼻子,眉头忽然一跳。

“你是白天那个保安”

“嘻嘻……你是狗鼻子么”这美女一伸手,仿佛有种神奇的力量,那被掀翻的沙发,自己滚了一下,恢复到原样。

“你是什么人”秦朝看的目瞪口呆,只觉得自己像是在做一个神奇的梦。

“我叫罗斯伊德茜(i),你可以叫我罗茜。我是恶魔,来自地狱。”

“什么”秦朝愣了一下,咬了自己一口,发觉很疼,“别开玩笑了,哪里有地狱。”

“哎呀呀,天生魔体的你,竟然不相信有地狱……”

这罗茜说着,柔若无骨的身子往前一扑,顿时压在了秦朝的身上。秦朝吓了一跳,往后退了一步,撞到了沙发。接着,带着一股沁鼻的香气,他抱着罗西,一起跌进那沙发之中。

而罗茜紧紧地靠在他的怀中,胸前的伟岸,顶的秦朝兽血沸腾。身下的火热,不由得昂头挺胸。

那罗茜感觉到了小秦朝的变化,竟然媚眼如丝地笑了起来,“哎呀,男人还真不老实呢。你现在已经一只脚跨进了修真的门槛哦,要好好修行才行,不可以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人家可是很努力,很努力的才争取到你这个名额,来和你做交易的呢。”

说着,她在秦朝的瞠目结舌中,凑了过来。那香甜的嘴唇,就吻在了秦朝的嘴上。

感受到那柔软和甜美,秦朝大脑有些转不过来了。

我,我不是在做梦吧。

“!”强吻了秦朝,那罗茜欢快地跳了起来,一屁股坐在那沙发的靠背之上,带着满脸的红晕,笑嘻嘻地说道,“契约达成,以后你就是我的客户了哦!来吧,现在向我许愿……”

没等她说完,罗茜的眉头忽然皱了起来。她抬头看了一眼,嘴里骂道。

“真讨厌,都说了是我的客户了,这些没见过男人的贱人……”

说完,罗茜又低着头,甜甜地对秦朝笑道,“人家还有点事要去办,我的小心肝,等着我回来哦!”

忽然,她想起了什么,手掌中忽然拖着一本很古朴地书籍,送到秦朝的眼前,“这本《九幽法决》,你先收好,对你的修炼有帮助呢,呵呵。”

说完,她靠在了那房间的墙壁之上,好像融化似的,她的身体渐渐消失在墙中。

“记得,你的灵魂,是我的哦!”

“啪!”很响亮的一声,这是秦朝自己给了自己一个大嘴巴。

“我勒个去!很疼,不是做梦!”秦朝大喊两声,从沙发上跳了起来,“真的有恶魔还是美女我靠,这说出去谁信啊!”

而屋子里还残留着那罗茜的体香,时时提醒着他,刚刚的事情是多么真实。

而且,他的手中,还捧着那本印着篆体字的古书,《九幽法决》。

秦朝像发疯似的,在屋子里一顿转圈,嘴里还喃喃念叨着,“一定是风水不好,闹鬼了闹鬼了……”

但那女恶魔所说,自己是什么天生魔体……好像自己脑海中,曾经也响过这样的话。而且他自从那晚上之后,变化很大。样子变了,体质也变了……

“你一脚已经跨进了修真的门槛哦……”罗茜的话,一直徘徊在他的耳边。脑袋里一团浆煳的秦朝,干脆拿出了自己的绝技,把那《九幽法决》胡乱塞起来,一头钻进被窝里。想不明白,干脆不想!

所以,当秦朝第二天出现在广元学院的时候,虽然没有了那木乃伊头套,却多了两个黑色的大眼圈。

“呵,年轻人。”一个四十多岁的保安,立刻像模像样地劝道,“不要因为年轻就太放纵自己啊,要注意节制。话说我当年,风流倜傥,纵横花场……”

“哎呀,你好坏!”可爱的保安队长陈鹰扬同志也凑上来,还“温柔”地用热毛巾给秦朝敷眼睛,“你若是需要,就找人家嘛。人家可不像那些坏女人,我很体贴地哦……”

说完,还给秦朝抛了个媚眼,吓得秦朝冷汗横流。

这陈鹰扬看到秦朝摘掉了木乃伊头套,露出一张棱角分明地脸,对他更加的喜爱了。

“咳咳……”那王电棍冷冷地看着秦朝,心里念着小九九,心道我不能把你撵出学校,在职责范围之内,整你一下总可以吧。

“秦朝,今天轮到你值班,去站岗。”

秦朝看了一眼正在下着小雨的窗外,皱着眉头,看了王电棍一眼,“外面在下雨,你让我去站岗”

“秦朝,你不要太嚣张!”王电棍啪地拍了一下桌子,强给自己打气,说道,“你拿着学校的钱,难道想到保安处混吃等死不成!下雨怎么了,下雨就不站岗了吗你问问这在座的保安,哪个下雨没站过岗”

“你……”秦朝牙一咬,实在有些忍不了那王电棍嚣张的嘴脸。他忽然站起来,这王电棍吓得扑通一声从椅子上掉下来,脸色苍白。

“你,你,你,你要干什么!”他摸着自己的电棍,一个字带着三个颤音,瞅着面前的秦朝。

“还能干什么。”秦朝对着他邪邪地笑了一下,“老子去站岗!”

说着,一摔这保安室的大门,走到了下着小雨的校园之中。

秋季的雨总是有些凉,落到秦朝的身上,让他微微有些发毛。但不知道为什么,秦朝却感觉不到这秋雨的寒冷。他身体里洋溢着一股暖意,让他觉得十分的舒服。

“王电棍,总有一天老子要好好收拾你一顿。”秦朝嘀咕着,站在学校的大门旁边。这时候正是下课的时间,很多学生都两三成群地,往外面走去。

对于大学秦朝是最了解不过了,尤其是三流大学。你所要做的事情,无非是以下几件。找个对象,出去开房。换个对象,继续开房。

秦朝曾经有一个女朋友,但后来跟着班级里那个年少多金的班长跑了。当时秦朝是多爱那个女生啊,都不忍心带她出去开房。结果后来肯定也被班长那个畜生给糟蹋了吧……看到那些勾肩搭背成双成对的少男少女们,秦朝就忍不住有些心酸。

“你别跑!”就在他感慨的时候,耳边忽然传来一阵骚乱的声音。他打眼望去,只见一个矮矮的小胖子哼哧哼哧地往学校外面跑去。而他身后,跟着一大群学生,看样子是正在追那个小胖子。

“妈的,竟敢调戏老子的女朋友,你找死!”

那小胖子跑得很慢,不一会就被那群学生给追上。其中一个头发染成了蓝色,穿着一身名牌的男生,一巴掌扇在这小胖子的脸上,把他扇倒在地。

那小胖子疼得像杀猪一般地喊了起来,而那些学生围着他就是一顿踢踹,疼得他只能在湿漉漉地地面上蜷缩起来,护着自己的脸。

而旁边的学生都面无常色地躲到一旁,用同情地目光看着地上的那个胖子,谁都不愿意管这个闲事。

“让你动我女人,我让你长点记性!”那蓝头发地学生踢得最狠,还死命往那胖子的脸上踹了两脚。

秦朝有些不忍,这学生打架,也没有往死里打的吧。他刚想过去阻拦,忽然想起了陈鹰扬的话。

三不管,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不要管闲事。想到这里,他竟然犹豫了一下。

而这时候,一个美丽的身影,正从教学楼的拐角走了出来。看到这边学生打架,校长苏妃只皱了下眉头,但却没说什么。

“让你抢我女人,我现在就废了你!”那蓝毛打着打着更加的放肆,拿起一根铁棍,似乎打算把小胖子的腿给打折。

“你们几个,给我住手!”秦朝忍不住了,立刻冲了过去,一把推开那蓝头发的学生。

顿时,周围一些围观的学生,看秦朝的眼神都变了。好像,有些惊恐,也有些幸灾乐祸。

“你谁啊”那小子抬起头来,皱着眉头瞪着秦朝,“敢管老子的事,你算哪根葱啊”

“我是这学校的保安。”秦朝冷冷地回了一句,然后推开另几个学生,把身上蹭满了泥水的小胖子给扶了起来。这小胖子的鼻子明显被人给踢了一脚,唿唿地淌着鼻血。他眼睛也肿了起来,还破了一道口子,也淌着血。秦朝怕他的伤口被泥水感染,于是道。

“走,跟我到保安室处理一下。”

“你他妈给我站住,谁让你走了!”那蓝毛却大声嚷道,他旁边的几个学生,顿时把秦朝给围住。

感谢小童鞋给我盖得一章,9点多更一章,表达我的谢意吧~~

而秦朝也看到了苏妃,他下意识地转头看了美女校长一眼,却发现这位校长大人,正抱着胳膊,脸上带着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望着这边。

你大爷的,这女的也太冷血了吧,自己的学生被打成了这样,也不管一管

你不管,老子管!

“走,跟我到保安处处理一下你的伤口。”秦朝皱着眉头,拉着小胖子,根本就不理会身前的几个学生。

而那小胖子却已经腿软,根本走不动一步。那几个学生也伸出手来,拦住了秦朝的去路。

“我让你站住,你***聋啊!”那蓝毛一把抓住了秦朝的肩膀,“保安装个毛啊,告诉你,在这学校里,还没人敢管老子的事。”

“拿开你的手。”秦朝转过头去,冷冷地看了那蓝毛一眼。后者只感觉自己好像被一头野兽盯住,下意识地就缩回了自己的手。

“保安跟我装b是吧!”这少年嘴里不干不净的,他看到秦朝身上的制服,想起对方不过是个保安,又昂首挺胸地骂道,“你要是想管闲事,老子连你一起打!”

“哦”秦朝被气乐了,他冷笑一声,“我倒要看看,你怎么个打法!”

“妈的……”那少年也是第一次看到有人敢挑衅自己,顿时骂道,“给我打断他的腿,看他以后怎么当保安!”

说完,那几个学生就扑了上来,抡起拳头噼头盖脸地向着秦朝打来。

一个学生还很狡猾地去踢秦朝的小腿,想把秦朝踹到,然后让他享受和那小胖子同样的待遇。

而秦朝已经被那蓝毛的话给气坏了,这学生还没毕业,就已经这么狠毒。

“一边去。”他一伸手,把那小胖子推出了人群。同时,抡起一脚,好像挥起的一把斧子,立刻把那个打算踹他小腿的学生给踢飞了出去,狼狈地摔在了泥水之中。

几个学生而已,和现在一身神力的秦朝怎么能比。秦朝大发神威,又是一拳,把冲的最近的一个学生给打翻在地,溅起大片的泥水,吓得剩下几个学生连连后退。

“你,你敢打人”那蓝毛明显有些害怕了,但他依然不甘示弱地瞪着秦朝,嚷道。

“呦呵”秦朝怒极反笑,“你一个毛没长齐的学生都敢打人,我为什么不敢”

“你知道我是谁么”那少年壮着自己的胆子,问道。

“我管你是谁!”秦朝眉头一皱,怎么都是这句话。他脑海中浮现出陈鹰扬地警告,这学校里藏龙卧虎,你知道哪个学生身后有什么背景。

想到这里,秦朝又担心起自己的工作。一个月四千块的工作不好找,他昨天才跟房东撂下狠话,今天要是就丢了工作,那他这脸往哪方,他又该去哪里找工作

看到秦朝有些胆怯,这蓝毛哈哈大笑起来,“知道怕了吧,你跪下来叫我一声爷爷,我就考虑放过你!”

“我还以为有多能耐呢,也不过如此。”站在旁边看戏的苏妃忽然冷笑了一声,然后扭头向另一个方向走去。对于被打的学生,不是她不管,而是根本管不了。这里面的一些学生,背景比她苏妃还要霸道,该怎么管顶多给被打的学生赔点钱就是了。但随后的一幕,却又让她慢慢停了下来。

蓝毛这句话,可是激怒了秦朝。刚刚那些顾虑,顿时都被他抛之脑后。

“你家很有钱,也很有势力,对吧。”秦朝冷冷地问道。

“哼,那是。”蓝毛撇撇嘴,“老子家里穷的就剩钱了,房产证什么的一大堆。你这种下等的保安,是体会不到有钱的生活的。老子如果愿意,光是用钱,就能砸死你。”

“很好,你托你老爸老妈的福,你很有钱。”秦朝抱着胳膊,不断地冷笑,“但你看你那耳朵,尖小如同猴耳。耳朵乃是采听官,主成败。而你这种猴耳,乃孤贫之相。你最多不过四十岁,家境就会中落,落得家破人亡。不过,我估计你也活不到那个时候。真所谓鼻子乃审判官,你看你那鼻子,这是人的鼻子么,塌的都快要折了。你这是横纹断流,你不光自己活不到中年,就连你老婆,都要被你克死。你看你的面相都这么惨,你活着还有什么意义,赶紧找个坑把自己埋了得了!”

“你,你……”这蓝毛那里知道,秦朝曾经跟着那个会风水的姥爷学了点看相之术,三言两语把他说成了绝望之相,气的他想要吐血,“你这都是封建迷信,老子要信你还不如信鬼!”

“有点意思……”这一旁的苏妃不由得笑了起来,“这家伙竟然还会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哼,信不信由你。”秦朝抱着胳膊,冷笑道,“你若是能活过四十岁,我名字倒过来写。”

“好……”蓝毛恶狠狠地瞪了秦朝一眼,他也知道自己不是这个保安的对手,于是道,“这梁子咱们算是结下了。告诉你,我干爹是陈四,你就等着看自己怎么死吧!”

说完,带着那几个学生,愤愤地离开了校门口。

而周围的学生没了热闹看,也都纷纷散去。

“哼,让你逞英雄,这下惹麻烦了吧。”苏妃嘴里嘀咕着,然后有些复杂地看了秦朝一眼,转身离去。

“跟我来。”秦朝哪里知道这陈四是什么人,他也不敢去想那么多,只是扶着那被打的很惨的小胖子,进了保安室。

“哼哼……”一进保安室,那王电棍想看死人似的,冷冷地瞅了他一眼,然后转身离开了这里。而旁边的保安也像看瘟神似的,有些惊慌,又有些同情地看着秦朝,躲到了一边去。

“你们都怎么了”秦朝感觉有些不妙,连忙问道。

“唉……”这陈鹰扬叹了口气,压低了自己的声音,说道,“告诉你不让管闲事,不让管闲事。你可好,不光管了,还管到陈四的干儿子头上了!”

“陈四是谁,看你们吓得样子。”秦朝把小胖子安置到椅子上,然后打了一盆水,让他自己洗伤口。

“陈四是谁你都不知道”陈鹰扬像看着一个外星人似的,瞅着秦朝,“他可是咱们苏南市的一霸啊……”

说到这,秦朝感觉心里翻了个圈,咯噔一下。难怪,这名字听着有点熟悉。他自己也是刚毕业的大学生,哪里知道这么多事。

“陈四手里可掌握着一些黑势力。这道上的人,谁不称他一声陈四爷。你可好,惹了他的干儿子……唉,自求多福吧。”

“我就不信了!”秦朝心里也很怕,最后干脆发了狠,心一横,道,“这陈四怎么了,还能把我杀了不成!”

陈鹰扬不说话了,但心里直嘀咕。这黑社会想干掉你一个小保安,还不跟玩似的。

“对,对不起……”那小胖子忍着疼,洗完自己的伤口,弄得脸盆里的水有些泛红。他低着头,对秦朝说道,“给你惹麻烦了。”

“对,跟我说说你的事。”秦朝看着这个小胖子,“你叫什么名字,怎么被那蓝毛追着打”

“我叫刘川……”小胖子被打的不清,声音还有些颤抖,“我,我和我女朋友余倩从小就认识,高中开始正式交往,关系一直很好……但上了大学,她就被方华给抢走了。我,我自然不甘心,想找余倩问个明白。但方华却跑出来说我调戏他女朋友,于是就带人来揍我。”

“d,这叫什么事!”秦朝瞪了那小胖子一眼,“你也是,那种见钱眼开的女人,你还找她干p!”

“可,可我的确很喜欢她啊……我们都在一起快三年了(早恋啊早恋)……”刘川有些委屈地说道,他眼睛虽然不再淌血,但也淤青了好大一块,显得很可怜。

秦朝沉默了,他和他的女朋友,何尝不是有着三年多的情分……但最后,不还是说分手就分手了么。

“想开点吧,好女人多的是。”秦朝拍了拍刘川的肩膀,安慰道。

“你,你真的会看相”那刘川忽然抓住了秦朝的胳膊,有些迫不及待地问道。

“当然,祖传的。”

“那,那你给我看看,我女朋友会不会回心转意。”

“滚!”秦朝气的给了他一拳,“就你现在被人打的这德行,老子给你看出个鸟来!”

随后,看到刘川那可怜的想哭的样子,秦朝忍不住又心软下来。“算了,赶紧回寝室吧。以后这蓝毛……嗯,方华再找你的麻烦,你就找我好了,我罩着你。”

秦朝心到,反正老子已经惹了你,大不了光棍一条,和你拼命。正所谓有钱人其实都胆小的要命,光脚不怕穿鞋的,谁怕谁啊!

“谢谢……谢谢……”刘川连连道谢。旁边的保安们大摇其头,到底是年轻气盛啊,这陈四的干儿子,岂是你一个保安惹得起的。

而他们却不知道,秦朝已经一脚踏入了修真之境。一个未来的修真者,又是岂是普通人能招惹的了的。

“方少,那保安今天太嚣张了,我们怎么整他”而在方华这边,几个学生正聚在一个很高档的饭店里,方华的怀中还抱着一个穿的很华贵的女学生,上下其手。

“哼,惹了我方华,我会让他竖着出去么”方华一阵冷笑,想到今天受到的侮辱,手上忍不住重了一些,疼的那女子嘤咛出声。

“等我让干爹找几个人,等他晚上下班的时候,哼哼……”

“嘿嘿,还是方少有主意……”

“哼,不想那个死保安了,你们几个出去,本少爷要办事了!”

“是,是……”

接着,那单间之中,便传出来一阵**的声音……

相关文章
  • 耻辱性玩物生活-【2024年2月更新】
    耻辱性玩物生活-【2024年2月更新】

    《耻辱性玩物生活》正文 女大学生婉嫣的耻辱性玩物生活(01-04)? ? 作者:吴国宦官诸葛村夫? ? 字数:7286? ? *? ? 最?新????? ? **? ? (一)不幸的新学期? ? 「哼哼……」? ? 白衬衫内搭黑色小背心,米色短裙以及黑色丝袜,再穿上9公分高的细高跟? ? 鞋,镜子前的...

  • 师生情缘-【2024年2月更新】
    师生情缘-【2024年2月更新】

    我是一名高校的文学老师。在新学期开学的星期一晚上,我的全校公选课如期开始,其实我是最头疼第一周的週一上课,因为学生都知道,第一周是试听的,老师沒有点名册,好多学生想来就来,不想来就不来。当走到楼下时,我一抬头看到603漆黑一片,不是吧...

  • 无线电跳蛋-【2024年2月更新】
    无线电跳蛋-【2024年2月更新】

    晴,他是我的女朋友。他是一个很乖的女孩,至少在追到他之前是如此没错。不过,交往之后,我才发现,他是个外表清纯内心淫荡的女孩,至少在我面前是淫荡的。可淫荡规淫荡,她却从来不让我进入她的身体。搞的我现在还是处男之身,他是不是处女之身,我不...

  • 凌辱英语教师-【2024年2月更新】
    凌辱英语教师-【2024年2月更新】

    站在讲台上,额头上微微出汗一直努力上课的是一个月前刚来担任英语教师的黄翠霞,正当黄翠霞老师在讲课,而台下的学生通通在议论纷纷:这个新来老师身材简直是魔鬼的化身–丰满的乳房、长长的美腿、肥厚的屁股,如果能一尝黄翠霞老师香喷喷的乳汁、射满...

  • 楼梯上就把当年的老师拿下了-【2024年2月更新】
    楼梯上就把当年的老师拿下了-【2024年2月更新】

    十几岁的我充满了好奇、冲动,对很多事似懂非懂,特别是对成熟的异性有着渐渐强烈的向往。分解成单页的黄色小说,打火机上裸体女郎彩画,日本儿成人漫画都会让我爱不释手,在上学的路上,我有一多半的注意力放在了路上的美女臀上和胸上,YY成为我生活...

  • 大学艳史-【2024年2月更新】
    大学艳史-【2024年2月更新】

    「怎麽办……我好紧张唷……」舒慧的姐姐妍姗从电话那头聒聒的叫不停。? ? 「安啦!姐……反正你跟庆华哥交往那麽久了……都要提亲了,去见一下未来公婆也好呀!」舒慧安慰的说。? ? 原来,舒慧有一个大她几岁的姐姐,在电子公司上班,认识了一位叫庆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