颖梅快乐的叫声-【2024年2月更新】

2024年02月13日 来源:

颖梅快乐的叫声-【2024年2月更新】

为备战全省运动会,市体育局召开了游泳队全体教练员会议。

「这次运动会,游泳队的目标是九块金牌。这是上级领导的要求。」负责游泳项目的副局长刘岷说。

「我们有困难!」30多岁的年轻教练傅凯率先表示,「我们蝶泳队自从梅颖退役后,小队员沒有成器的,夺金牌根本不可能,前八名也很难说。除非……除非梅颖復出。」

刘岷沈吟着,梅颖不是別人,正是自己的妻子。

梅颖是一名游泳天才,一直保持着全省纪录。她天生丽质,美艷不可方物,拥有数不清的追求者。然而,令人吃惊的是,她拒绝众多追求者,嫁给了离异不久、年过半百的副局长刘岷,并在23岁事业的顶峰时宣佈退役。

刘岷不想让梅颖復出。梅颖年轻貌美,是泳坛一枝花,刘岷想盡办法才获得她的芳心。刘岷知道自己年老体衰,唯恐梅颖被別的男人抢走,就连哄带骗让她退役,两年来,天天把她关在家里。更让刘岷不放心的是傅凯,这个年轻的教练以前和梅颖是队友,一直追求梅颖,刘岷担心他们擦出火花。

「改天在议。」刘岷宣佈散会。

回到家,刘岷仍在思考,梅颖不復出就完不成任务,自己的乌纱帽……刘岷下意识地摸了摸脑袋。

「爸,你在想什么?」儿子刘伟突然出现。刘伟是刘岷和前妻的儿子,29岁,在傅凯的蝶泳队当助理教练。

刘岷突然眼前一亮,心想「有儿子在,不怕他们出事。」于是决定让梅颖復出。当晚,刘岷和儿子谈了好久,刘伟全部答应,脸上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微笑。原来刘伟在梅颖沒嫁给父亲之前,也一直垂涎于梅颖的美色,只是沒胆展开追求攻势。梅颖嫁给父亲让他感到很绝望,后来便忽忽结了婚,但对梅颖的佔有慾望却不曾减退。现在梅颖復出,正是接近美人的好机会,说不定还能一亲芳泽,他能不兴奋吗?

梅颖得知回归蝶泳队的消息,兴奋得一夜沒睡。和刘岷结婚两年来,她就像关在笼中的鸟,失去了自由。更让她心烦的是,比她大几岁的刘伟始终有些怪怪的。

梅颖第二天一大早就到蝶泳队报到,傅凯不温不火地接待了她,提出了从严从难训练的要求。梅颖不怕吃苦,表示要盡心盡力,一定要拿回金牌。

一个月的艰苦训练很快过去,梅颖的成绩虽然天天提高,但比原来差好多。这天,傅凯、刘伟和梅颖一起研究训练计划。

「这样练下去不行,提高太慢。」刘伟首先发言。自从梅颖进入蝶泳队以后,他对梅颖的态度发生了大逆转,平时有说有笑,缓和了两人尴尬的关系。

「你有什么好主意?」傅凯问。一个月来,他一直很少说话。

「我想,我们应该到海上进行封闭集训。」刘伟说,「海上风浪大,适宜锻炼臂力。」

「好啊!」梅颖高兴地说,「我贊成!」她还年轻,很愿意离开枯燥的游泳馆。

「好,就这样决定。」傅凯说。到海上去,是他一直想做的一件事,他一直有个心愿……

刘伟也露出笑容,因为他有个美妙的计划……

经刘岷批准,蝶泳队九名队员加上两名教练,一周后开赴海滨城市,进行封闭集训。 傅凯选择了一处较为偏僻的地方,这里环境优美、海浪较大、游客较少,是理想的训练场所。他看着在海浪中快乐遨游的梅颖:梅颖肌肤如雪,身材苗条,结婚后又增加了几分性感和妩媚。梅颖一直是他心中的痛,直到现在他也不明白梅颖为什么会嫁给年迈的刘岷。 「这样的美女应该属于我。」傅凯想,「刘岷有什么资格天天搂着这样的娇躯睡觉!」傅凯露出一丝奸笑。

刘伟走了过来,拍拍搭档的肩膀,「我觉得应该给梅颖制定单独的训练计划。」

傅凯有些诧异,虽然他和刘伟是好朋友,但关于梅颖的事从未给他说过,刘伟似乎总是给他创造机会。

「嗯。」傅凯默默点头,心中暗想「他要怎么样?」

刘伟说:「这里游客越来越多,不宜训练。我发现东面有不少小岛,风浪较大,普通人游过去很不容易,很适宜训练。不如明天到那里看看。噢,对了,我带来一种新式泳衣,是美国的,非常轻便,不如让梅颖试试。」

傅凯答应了。

第二天下午,傅凯、刘伟和梅颖一起到东面训练,其它队员自由活动。梅颖换上刘伟带来的新式游泳衣,这种游泳衣是白色的,前胸有蓝色大朵印花,质的较薄,十分窄小,梅颖婀娜的身躯全部显露出来。刘伟和傅凯换上泳裤,三人一起下水向东面的小岛游去,距离大约有一万多米。刘伟体力最好,率先上岸。十几分钟后,梅颖气喘吁吁游到岸边,傅凯一直跟在她身后,两人一前一后也上了岸。

岸边有块巖石,梅颖筋疲力盡,扑倒在巖石上喘着气。傅凯跟过来,突然发现梅颖的泳衣经水一浸,居然变得透明,从后背到臀部如同赤裸。傅凯甚至感觉到,梅颖白皙浑圆的屁股伴随着喘息而产生的颤动。傅凯的阳具立即竖了起来,他悄悄看看四周,刘伟不知道哪里去了,心里稍安,将手伸进内裤调整了一下阳具的位置,让它紧贴着腹部。

梅颖突然转过头,看到傅凯异样的眼神,感到奇怪,「傅导,您看什么?」

「哦……」傅凯收回贪婪的目光,「我……你沒事吧?」他发现梅颖泳衣的前胸因为有印花,并沒有暴露。

「原来她还不知道。」傅凯想,「要不要告诉她呢?」傅凯对梅颖的裸体一直很嚮往,忍不住还想再欣赏一会儿。

梅颖沒有注意傅凯的变化,她站起身,望着小岛的景色。「伟伟呢?」她一边说,一边向岛上走,傅凯紧紧跟着。

梅颖习惯走猫步,腰肢一扭一扭的,平时穿着衣服也让人产生遐想,何况现在露着屁股呢。傅凯的眼睛已经离不开梅颖的臀部了,他感觉到自己的阳具分泌出了汁液。

「嗨!」刘伟突然从一棵树后窜了出来,吓了梅颖一跳。

「你要害死我啊!」梅颖嗔道。

刘伟一笑,刚才的一切他都看到眼里了,他为自己的计划即将成功感到高兴。

「那边有个山洞。」刘伟说。

「是吗?」梅颖立即感兴趣,抢前一步,向远处望去,「在哪里?」

「啊!」刘伟突然一声惊唿。

「幹什么,大惊小怪的?」梅颖转过头问。

刘伟指了指她的身后。梅颖扭头向后背一看,立即一声惊叫,她突然明白傅凯的眼神为什么那么奇怪了。

梅颖躲到了树后,「怎么办?怎么办?」她也沒了主意。

「真沒想到这种泳衣是这样子。」刘伟歉疚地说,「这样吧,我游回去拿件衣服来,你们在这儿等着。」说完向海边跑去。

「你快点回来!」梅颖嘱咐着。

「知道了。」刘伟纵身跳进大海。

小岛上只剩下梅颖和傅凯两人。沈默了一会儿,梅颖先说话了,「你……你偷看我。」她已经羞得满面通红。

「我……」傅凯不知如何回答,「对不起,你太美了。我忍不住就……」

梅颖不敢再说话,只盼刘伟快点回来。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过去了,刘伟仍然沒有回来。夕阳西下,海风吹来,让人感到丝丝凉意。

梅颖打了个喷嚏,双手抱住肩膀。她已经浑身冰凉,更难堪的是一股尿意袭来。

「小梅。」傅凯说话了,「刚才刘伟说那边有个山洞。我们不如到那边去。」

梅颖想了想,也只好这样了。

傅凯在前,梅颖手捂屁股在后,向山洞走去。傅凯始终沒有回头,这让梅颖心里充满感激。

两人来到山洞前,傅凯先钻了进去。过了一会儿,梅颖听傅凯叫道,「小梅,进来吧!」就双手抱在胸前,跟了进去。

山洞不大,有两米见方,却有五六米高,洞顶黑漆漆的。夕阳下可以看清地上铺满杂草,看来有人来过。

「大概有游客在这里住过。」傅凯说,他手里还拿了一个塑料袋,里面有香烟、火机和吃剩的一些小食品。

「你……」梅颖背靠石壁不好意思地说,「先出去一下好不好?」

傅凯一笑,明白她要做什么了,闪身走了出去。

梅颖长出一口气,尿意更急。她四下看了看,走到最里面,又犯了愁:泳衣很紧,怎么尿呢?实在憋得难受,她一狠心,拉开拉链将泳衣脱了下来……

傅凯沒有走远,就站在洞口,他听到了梅颖撒尿的声音,自己也有了尿意。他只穿着一件泳裤,十分方便,向墙边站了站,将泳裤褪到膝下,拿着阳具,一股热流喷射而出……

「啊!」梅颖一声尖叫,傅凯刚尿了一半还未明白过来,就见梅颖赤条条地冲出山洞。她扑上来双手抱住傅凯的脖子,双腿跃起夹住他的腰,嘴里叫着「蛇,有蛇!!!」

傅凯的尿喷了梅颖一身,赶忙忍住,双手也抱住梅颖。

梅颖惊魂未定,沒有发觉两人都赤裸着,伏在傅凯肩上呜呜地哭了起来。傅凯镇定自若,轻拍着梅颖的后背,他感到自己的阳具竖了起来,甚至顶倒梅颖的蜜穴上。她的蜜穴上还沾着傅凯喷出的尿。

傅凯的双手托在梅颖柔软的臀部,就这样抱着梅颖挪进了山洞。

洞中沒有蛇,只有一条长籐从洞顶挂着,左右摇摆。

傅凯沒有说话,就这样抱着梅颖。他感觉到梅颖的双乳紧贴在自己的宽阔的胸脯上,自己的阳具已经接触到她的小穴洞口,忍不住臀部一挺,将龟头插进梅颖蜜穴。

相关文章
  • 酒吧惊情-【2024年2月更新】
    酒吧惊情-【2024年2月更新】

    小何的公司年初接了不少项目,虽然对于公司来说这可是个大好的消息,但是对于芊芊而言,这就意味着老公几乎要天天加班到深夜,这样的后果就是一来没时间陪自己出去玩,二来老公晚上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也不再每晚都和芊芊云雨一番。相比之下,自己的工...

  • 红楼遗秘第七十六回-【2024年2月更新】
    红楼遗秘第七十六回-【2024年2月更新】

    第七十六回:珠胎暗结焦慕凤命鹰先锋许昆先出去察看外边动静,馀人便在坍墀上稍作休息整理。沈瑶对宝玉悄声道:「你还回家去么这么晚了。」宝玉心中一荡,却无可奈何道:「嗯,若不回去,给查夜的婆子知道,报到太太、老太太那边去可就坏了,上次我回去...

  • 淫荡阿美1-【2024年2月更新】
    淫荡阿美1-【2024年2月更新】

    「啊……啊……嗯……嗯嗯……受不了了……啊……透过厚重的木门隐约可以听到里面传出来的女人压抑的断断续续的呻吟声,第一次来到健美部的小强感觉有点不知所错。(1)健美社团里的大奶公厕周末的早晨本来阳光明媚,可是走进这灯光昏暗的健美部,还是...

  • 不悔的初恋-【2024年2月更新】
    不悔的初恋-【2024年2月更新】

    看到很多人发了自己真实的经历,本人也将自己真实的经历发出来与大家共享,看得朋友觉得像真实的,麻烦顶一顶。本人早熟,很小就知道喜欢女孩子,知道男女不同,看见漂亮的女孩子还会不好意思。大约13岁的时候,一个调皮捣蛋的朋友,神神秘秘的喊我去他...

  • 非原创见好友正骑着我女友-【2024年2月更新】
    非原创见好友正骑着我女友-【2024年2月更新】

    最近,我沉迷了网咖游戏,每天一下课,就跟爱玩缐上游戏的同学,一同在网咖打通霄,不过我跟他们不一样的地方是,我是个有女友的人,其他人都是标准的单身宅男。玩了1个多月之后,我发现女友小怡不太对近,原本每天都会固定吃个晚餐,慢慢地下课她都沒打...

  • 年轻时与熟女的交媾短篇作者:烈焰长空-【2024年2月更新】
    年轻时与熟女的交媾短篇作者:烈焰长空-【2024年2月更新】

    本狼今年30出头,一直未婚。性是我人生中很重要的一个快乐源泉。单身的原因也是因为不想过早的被家庭束缚,天空海阔,鱼跃鸟飞的自由,不背负任何责任,我相信单纯而洁净的性爱可令人身心健康。潜水各类浏览论坛多年,一直没有注册的确有点不仗义。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