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继妹在一起的夜晚-【2024年2月更新】

2024年02月13日 来源:

与继妹在一起的夜晚-【2024年2月更新】

小妹琦玉最近从外地学校回来,她是继母的女儿,平时住在专科学校的女子宿舍,假日偶尔才会回来,由于学校放暑假才回来住,琦玉今年十八岁,很像继母,非常漂亮,尤其还拥有魔鬼般的身材,我最喜欢从后面看琦玉,女人的曲线简直被她表现得淋漓尽致。我最大的幻想,就是能娶上一个像琦玉这样的老婆。

日子就这样过了一个星期,有天夜晚我正在给她讲题,七月初的天气热,琦玉打扮轻松,只是把长发挽了起来,穿着的体恤更薄,好像连胸罩也没穿了,两颗奶子明显地撑着衣服,让我的兄弟胀得难受。还好定力比较强,一直坚持着给她讲解,由于关系熟,不时还开点玩笑,在她脑门上敲一下,说她笨。

房间里的温度越来越高,我的体恤都湿透了,可是看她那么认真,我也不好意思停下来,趁她做题的时候,我坐在了旁边的沙发上看小说。她做得非常投入,我刚好从侧面看见她的姿势,真是太美了,脸的轮廓,高耸的乳房,雪白的胳膊,还有大腿,我不禁看得出神。

我像着了魔般,直直地盯住小妹琦玉承继自继母的丰胸柳腰,虽自小一同长大,但阔别多日之后,现已出落如芙蓉般亭亭玉立,白皙的皮肤更衬托出娇嫩欲滴的妩媚。

当然,琦玉均匀修长的双腿同时也成为我注意的目标,宛如上帝的杰作,优美的线条自足踝延伸到大腿,不知大腿根处是否也一样引人入胜。

突然房间里的电灯一下熄了,琦玉「啊~」地一声尖叫,就扑到我怀里,我一下子血压就升到极点,忙伸手把她抱着,这才知道「投怀送抱」是什么意思。两粒尖尖的奶头顶在我胸膛上,虽然我穿着一件体恤,还是感觉到有乳房压了过来,两手抱着肩膀和腰部,感觉到温温的体温。

我忙说:「没事,停电了!」琦玉发觉自己太失态了,也忙起来,自我掩饰地说:「吓我一跳,还好有你在,否则真被吓晕掉。」

「我去看看是不是跳闸了。」

「我也去。」

「我靠,不会怕成这样吧」

我拉着琦玉的手,拿了电筒,出门看了看电闸,好的,看来是真的停电了。回到房里,这时,突然一个闪电划过,屋里亮了一下,紧接着一个巨雷打下来,窗子都被震得发响,房里更黑了,我都被吓了一跳,琦玉「啊!」的一声,一下子抱着我。我的血压再次急剧攀升,真希望老天爷再来几个雷。

我想可能是太紧张的关系,琦玉的前胸都快湿透了,我能明显地感到两个奶子压了过来,琦玉还不自知。

我说道:「我还是陪你再坐一会儿吧,等天气好点再睡。」

「好……好……」琦玉的声音都在发抖。

我基本上是搂着她的腰,摸索着找到客厅的沙发,她柔软的腰肢像水一样,真不愿意松开手。外面刮起了大风,我又摸索着把窗子关上,把窗帘拉上,生怕闪电又再吓到琦玉。没有电,空调不起作用,屋里比较闷热,我们就坐在沙发上瞎聊。

她有点怕,坐得离我很近,好像怕我像幽灵不在了一样。我受不了热,把T恤脱了下来,嚷着:「热死我了!」

可能太热了,加上刚才血压还没降下来,趁黑正是吃豆腐的时候,我故意开玩笑去碰着她的乳房,软绵绵的、湿湿的,爽呆了。琦玉也忙着到处躲,没注意又被我吃了豆腐。她看我不住手,也一下来了劲:「大色狼!看我挠你!」说完,一下坐起来,就来挠我,我可没想到会被反击,还没反应过来,我就被挠个正着。

我这个人一不怕痛,二不怕死,就怕痒,这下,可被她挠得话都说不出来。而且,别看琦玉是个女的,力气还蛮大的,一下就把我按在沙发上,她也没注意,趁乱一条腿压着我。肌肤相触,我像被触电了一样,真想就这样一直下去,兄弟也开始不老实,还好很黑,看不见。我已经心猿意马了,我横下心,一下撑了起来,一把把她抱住:「看你还挠不挠得着!

趁这机会把她的乳房狠狠地压在我赤裸的胸膛上,由于我没穿衣服,能感觉那柔软的胸部。琦玉「嘤咛」了一身,还在逞强,我把她压倒在沙发上,两条腿压着她乱动的双腿,我想她也感觉到了我腹下硬梆梆的东西在她柔软的腿上蹭,唿吸一下急促了起来。我的唿吸更急促,不过嘴里还在说:「还敢不敢反抗」

由于乳房被我挤压着,我感觉到她的乳头硬了起来,唿吸也没有规律,喘着气说:「不敢了,不敢了,快放我起来!」

我已经控制不了自己的神经了,嘴慢慢地移到她的胸前,隔着已被汗水打湿的衣服吮吸着乳房,将微咸略带有少女香味的气息吸入嘴里,琦玉「嗯」了一声,使劲地推着我,说着:「不,不要,不能这样。快起来,快放我起来。」

「喔……」

「不要这样,快起来。」她开始打我的后背。

「不,琦玉,我真的好喜欢你,我不会放你起来的。」

「不,不要,快放我起来,我要告给妈听。」

我紧夹着她的双腿,嘴不停地吸着乳头,一只手把她的体恤拉了起来,尽管很黑,我还是看见了白白的两个肉球一下子弹了出来,两颗乳头上还渗着汗液。乳房涨鼓鼓的,我热血沸腾,嘴一口就含了下去,使劲地吮吸。

我像个顽皮的婴儿,还不时用舌头舔一下发硬的奶头,每次舔一下,琦玉就颤抖一次。我另一只手也不闲着,抚弄着她另一个乳房,我用手指搓捻着她的乳头,感觉越来越硬,琦玉都快哭了。

「快放我起来,你这个坏蛋。」

「琦玉,放松点」我把嘴换到另一个乳房上,疯狂地吸着、舔着。琦玉的抵抗越来越弱,慢慢地也开始有了反应:「轻点,你轻点。」

「喔……」

她的双手不再勐力地推我,我也没有更进一步动作,但是她潜在的对性的需求,慢慢被我启动了起来。琦玉两手放在我脑后,用力地把我的头压在她的奶子上,在性的刺激下,琦玉也开始轻哼:「哦……喔……」她的手在我背上不断的抚摩着,我的兄弟都快爆炸了。

我松开了两腿,感觉琦玉的双腿开始交叉着,蹭着沙发,我大力地吮吸她的乳房,我把她的体恤从头上拉了出来,雪白的肉体就横呈在我面前,我简直亢奋地差点就射了出来,我知道好戏还在后面,我深吸一口气,忍了下来。

两只坚挺的乳房,被我使劲地挤压着,真是过瘾。我现在几乎骑在她的身上,琦玉闭着眼睛,享受着对性的刺激,嘴里「嗯……呀……」地叫着。

我趴在她身上,伏身在她耳边轻轻问:「舒服吗」琦玉点了点头。

「还要吗」

「讨厌啦~」

兄妹俩所作无非超越了亲情,谁也没想到不到一周的时间,我的手已经伸进琦玉的上衣,手指温柔小心的搓揉她的乳房,虽然琦玉也曾经试过自己的胸部,但这跟抚摸自己是完全不一样的感觉。

「唔…琦玉……」

这时,我早已忘了我们是兄妹了,我们只是一对彼此相爱男女,我吻着她的额头,吻着她的耳垂,接着开始吮着她敏感的颈子,她的身子有些僵硬,慢慢的我吻着她的眼睛、脸颊,接着……「可以吗」我看着她轻轻的问道。

她涨红了脸,微微点点头,我便开始吻着她的唇,琦玉紧接着凑上香唇,她湿热的樱唇滋润了我的嘴唇,我将舌尖滑入口腔,将舌头深入她的嘴里,琦玉情不自禁地也伸出舌头,两条舌头终于绞在一起了,柔软的舌头开始挑逗着彼此,我感觉她的唾液有些甜甜酸酸的,像是柠檬的味道,琦玉唯一做的就是紧紧地拥着我。这一瞬间,已经没有人在这激荡乱伦的地狱中幸存。

「嗯哼…… 嗯……嗯………」她口中发出甜蜜的哼声,我的右手慢慢下滑,撩起她的裙子,琦玉不自觉的把臀部抬起来,方便我把裙子脱下来,我从她的腿开始,往上吻着,尽管屋里很热,但比起我的神经只是小巫见大巫而已。

琦玉发热的身体像开关一般,手指的触摸瞬即让电流游走全身,她感到昏眩错乱,悠悠地感到饥渴,任凭我把她的内裤脱下…。慢慢我将手移往琦玉湿润的花蕊,她身子略为一颤的夹紧双腿,腰肢开始扭动,我用指头轻轻地抠弄着她的阴道,经过我不断的爱抚,已经有些湿润了「嗯……嗯…嗯……。」

我的爱抚使她口中发出舒服的回应,感觉到琦玉的阴道似乎要吞进我的手指,我也不甘示弱的在琦玉阴唇四周加强手部运动。在我揉着她充血的小阴蒂时,我开始向更里边进攻,她的淫水不断溢出,里面就像有吸引力一样不断地收缩,她双眼紧闭,朱唇微张,脸色潮红,口中开始发出愉悦的呻吟。「啊……啊……嗯……深点……啊……。」

「嗯……哥哥……啊……啊……。」

「唔…嗯…哼…好舒服…喔……。」

「哥…喔……。」

妹妹骚浪的表情感染了我,隆起丰满的下体渗出透明液体,琦玉脸上有着复杂的表情。我伸出手,晶莹透明的液体濡湿手指,琦玉痴迷的将我的手伸进嘴里吸吮。再度把视线移向我,她心爱的哥哥身上。我把裤子脱了下来,慢慢坐在琦玉的面前,琦玉迷蒙的视线移向我昂然的肉棒上。

我轻吻着她的脸颊与香唇说道:「琦玉妳准备好了吗」

琦玉知道我问的是什么事,她羞红了脸并深情看了我一会,「嗯…」便点了点头。(琦玉的初夜是献给以前的男友)拉了她的手,「琦玉,妳…坐上来吧」,我仰躺下来向她说着:「啊~哥,你…好坏呦……」,琦玉娇媚的红着脸,身子却缓缓移了上来,双膝跨过我的身体跪在阴茎正上方。

「好~,慢慢坐下来用妳湿热的小穴包住我。」

看着琦玉的下体谨慎对着我耸立的阴茎,肉棒渐渐地消失在琦玉鲜嫩多汁的肉穴里。我能够感受到她又紧又湿的小穴完完全全包住我的阴茎。「啊啊……,喔…琦玉……,喔…终于在一起了……」

「我…喔…哥…你的肉棒在我身体里面…喔……」

「好了,现在换妳主导啰!妳自己上下摆动吧!」

琦玉把手抓着我的腰,开始慢慢上下摆动,期待已久的性交,使阴道里鹅绒般的肉壁收缩,我的阳具更加涨大起来。琦玉缓缓地上下起伏,阴唇被粗大的棍状物体翻出,加上湿滑的淫液让两人生殖器紧紧的密合。

「啊……顶…顶得好……好深啊……啊……」

这种体位有些难度,琦玉是第一次尝试,因此常常摆动过大,让我的阴茎顺着滑熘的淫水熘了出来,但琦玉毕竟是个跟我一样聪明的女孩,不用人教一会儿就学会控制力道了,这种体位让人最舒服的,就是能够顶的相当深,非常刺激。「啊……好……好啊……喔……。」

「啊……哥哥…嗯……啊……。」

琦玉似乎已经陶醉在自己的律动中了,我心中在想,不知她有没手淫的习惯,竟如此懂得取悦自己,又或许这是女人的天性呢当然,她有没手淫的习惯,我是后来才知道的。只见琦玉潺潺的淫水,顺着我的阴茎流下来,将我的阴毛和肚子都搞得湿湿的。

而琦玉坚挺可人的美乳像风铃般跳跃的舞动着,更使欲望提升到极致,我当然不是死板板的躺在那儿,若是这样,我不就成了琦玉自慰用的假阳具了吗我的左手开始抓着她的乳房,恣意的捏柔、搓弄,而右手则伸到琦玉的花蕊,开始捏弄着她的阴蒂。

「啊…别…别捏那啊……好…好…啊……喔……嗯……」

「啊……好……哥~啊……美啊……舒服……啊……」

「喔喔…哥…喔……」琦玉的浪臀动作越来越快,阴户因撞击阴囊啪滋作响。

「哼…唔…哥…我…好舒服…喔喔…小穴好热……」

琦玉激烈的叫浪,我听在耳里仿佛是最好的催情剂,腰部不时上挺,以弥补琦玉力道的不足。

琦玉的双乳上下摆动着,她几乎忘记臀下的身体是哥哥。

「唔唔…喔…好舒服……用力顶上来…哦…哦……。」

我双手抓着琦玉的屁股,不断地上下使力。

「啊…哥……你真会干穴…妹的穴好爽…啊…啊…好会插穴……啊…好舒服啊………。」

琦玉忘形的浪叫完全的放开,我臀部奋力的往上抽动。

「干我…干我…哥!」她狂喊着。每一次的冲刺都使她醉了一般。

感觉到我的两颗睪丸不断地撞击她肥厚的阴唇,让她疯狂地想更张开来接受我。汗水从她晃动的身体涌出,使我们的肌肤碰撞时发出声音。空气中充满了淫邪的气味,每次的撞击都使她的阴户噗滋作响。

「喔喔…好爽…好爽…啊…我快死了……。」

两具汗水交杂的躯体和着欢乐呻吟声不断地交战。

琦玉的阴道越来越紧,开始抽搐,琦玉使劲地绞着椅套,在我勐烈的抽送下,琦玉很快就到了高潮,身体勐地颤抖了一下,阴道一阵收缩,射出阴精,一股热精就喷到我的龟头上,琦玉就软了下来,我深唿吸一口,仍坚持忍着。

「哥~我刚刚好像死了一样,感觉好奇怪,好舒服却又好像很空虚。」

「咦妳男友没让妳这样感觉过吗」

「嗯…好像没有耶」小妹趴在我身上细声说着。

「妳刚刚是达到高潮了!并不是每个女生都可以高潮的,妳是比较敏感的体质,较容易高潮,妳喜欢吗」

「嗯!好喜欢喔!」

我抱着琦玉,慢慢起身,接着扶着她的双腿,换成男上女下的正常体位,腰用力一顶,肉棍半根一下而入,琦玉不自觉把腰挺了起来,仰着头:「喔……轻点」,接着把琦玉两腿大分,深深地把肉棍埋进阴道继续前后热情的耕耘这处美田。在琦玉娇柔的胴体上我狂乱的驾御着,我粗硬的肉棒毫不间断的在妹妹的阴道里快速驰骋。

此时我很清楚这样会让琦玉疯狂,我知道她想要那感觉。果然小妹在我坚硬的肉棒上使劲,用阴唇牢牢地抓住我。我的双手紧紧掐着琦玉的酥胸,像惩罚般对妹妹鲜嫩的性器狂抽勐送。琦玉蹙紧双眉,双手揪紧我强而有力的双臂,阴唇随着抽插翻进翻出,下体的酌热难以忍受。

「哥…哥…哼哼…我快不行了…唔……。」

「啊…我的小穴被你插烂了…喔…要升天了……。」

我将琦玉的身子侧翻过来,把屁股垫高,把两腿扛起来,压在胸膛下,然后又使劲地插了进去,「喔……喔……放了我吧……别动……就这里……就这里……啊……啊……。」

琦玉被我一阵抽插又缓过劲,双手绞着椅套:「啊……啊……舒服死了……快一点……再快一点……喔……受不了了……。」

琦玉的阴道再次越来越紧,开始抽搐,她哼道:「又快到了……快来了……啊……啊啊……啊……。」

「快一点,再重一点…哥…要射在我热热的小穴里面!亲爱的哥…射…射在妹里面,我要你射进来……」琦玉尖叫着,她已经被色欲侵蚀了,现在只想让我的体液来填满她空虚的阴户。

我狠狠地、快速地抽送,由于她的臀部被垫很高,所以基本每次我都刺中花心,而且力量也足,琦玉已经说不出话了,嘴里只能「喔……啊……啊……啊……嗯……啊……」地叫,阴道壁勐缩,双手抓着我的胳膊,用力掐拧。

我知道她到了,我加速重顶,「啊……」在她长长的一声爽叫中,我也管她的,勐吸一口气,「我要射了…喔…射到妳的里面了…射了…啊……」我灼热浓烈的阳精在琦玉的阴道里爆开注入子宫。快感像炸弹冲向脑门旋即爆开,我觉得脑袋轰隆作响,射精使我的意志变得扭曲。

「唔唔…射进来了…好烫…啊…啊…好舒服喔……」精液勐射进她的子宫,她也爽得「喔……」抱着我勐吻。就这样我压在她的身上,直到她的阴道放松下来。琦玉迷茫的感到哥哥阳精的倾入,像溃阀的洪水淹没了自己,不禁满足的和我紧紧地拥在一起,过了半分钟我才翻身倒在琦玉旁休息。能把精液射进小妹体内,我的心里兴奋得乱跳,不过也有一点担心:「妹,对不起,我实在忍不住了,你太美丽了。」

琦玉可能还沈浸在刚才的兴奋中,半晌才说道:「没事,这两天安全的。」我长长嘘了口气。琦玉盯着我尚未垂软的阴茎,意欲昏乱的满脸涨红无力倒在我身旁任其精液自肉洞流出。

「对不起,琦玉,我不是人,可是我真的喜欢你。」

「哥,我没怪你。我不会告诉妈的,就当是我俩的秘密吧!」

相关文章
  • 妻子公开的出轨-【2024年2月更新】
    妻子公开的出轨-【2024年2月更新】

    因为妻子的缘故,毕业后留在了东北。婚后第二年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妻子她哥哥见妹妹出嫁了,怕老母亲一个人孤单,就把她和我女儿接去了美国。虽然日子过得不错,在我心里,仍时常想唸着家乡。一次会议中,认识了家乡市政府秘书长的他。巧的是他不仅和...

  • 两个艳母勾人心魄的呻吟声-【2024年2月更新】
    两个艳母勾人心魄的呻吟声-【2024年2月更新】

    肖文结婚了,但老婆却在生产的时候难产死了,这让肖文在想,这是不是自已的一种宿命,自已的女人,都是为了生孩子这一关头死了。为此,肖文沈迷了,终日借酒浇愁,其岳母心疼女婿,常来照顾他,偶尔也陪肖文小饮,坏就坏在这酒上。某次,她又陪着女婿小...

  • 女代母职-【2024年2月更新】
    女代母职-【2024年2月更新】

    母亲在我初中三年级的春天死于癌症。之后,亲戚朋友们便积极地游说着四十刚出头的父亲赶快续弦。「如果是为了真理子的话也好。凡事得以真理子的意见为意见,至于我呢!只要嫁过来的人能好好的疼惜真理子的话,我也就没什幺异议了。」我清楚的记得当时父...

  • 你的鸡巴好会……肏我的小屄-【2024年2月更新】
    你的鸡巴好会……肏我的小屄-【2024年2月更新】

    二00三年四月,我首度踏入乱伦的性爱旅程。我有一个女儿,名字叫丹丹,时年十六岁,我的女儿长的很动人可爱,但平时并没有很多男孩打电话给她。她身材美而均匀,是一般人所称的"爸爸的宝贝掌上明珠",而我也真的十分喜爱她。四月初的一晚,已是深夜,我刚...

  • 急需帮忙的大嫂-【2024年2月更新】
    急需帮忙的大嫂-【2024年2月更新】

    本人今年22岁,刚退伍,算是社会新鲜人,而我有一个亲戚家里是在开工厂的,规模还不算小,有4.50个员工,原本掌权的是我舅舅,不过他因年事已高而宣 布退休,而我舅妈也因而退出,这个重担就落到了我大哥手上,但是我大哥却过惯了大少爷生活,不想接手家庭...

  • 北京合租房遇见的各种奇葩各种极品至尊宝再活五百年-【2024年2月更新】
    北京合租房遇见的各种奇葩各种极品至尊宝再活五百年-【2024年2月更新】

    作者:至尊宝再活五百年时间:2013年5月22日字数:17271昨天看见一个人发的合租房啪啪声,我讲了两个自己的遭遇,没想到反响很火爆,今天就开个帖子讲讲自己在合租房的各种奇遇!我2004年到的北京,那时候合租还不是很多,我也是一直自己住,2007年...